油价

报警不受理 校方掩饰 澳洲华裔生遭性侵宁沉默

17-12-2018 留学 性侵犯 印象编辑素材来源: 苹果金宝搏官网网址
摘要
留学澳洲是不少中港台学生的首选,也是澳洲第三大产业,年创逾240亿澳元(逾1,372亿港元)产值。近年当地针对留学生的性侵案不断增加,许多学生却怕惹麻烦或恐被遣返而选择沉默。


留学澳洲是不少中港台学生的首选,也是澳洲第三大产业,年创逾240亿澳元(逾1,372亿港元)产值。近年当地针对留学生的性侵案不断增加,许多学生却怕惹麻烦或恐被遣返而选择沉默。澳洲教育部2018年最新报告显示,在澳留学生人数已达64万,其中53%来自中国、印度、尼泊尔和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,当中又以中国留学生最多。曾有遭性侵的中国留学生勇敢报警,却换来一句:「这不是你的错,下次小心。」校方为免影响招生,大多都会竭尽所能掩饰。


121.jpg


华裔马来西亚留学生Sonny就读墨尔本东部某知名大学,家人并不知他的性取向,初到澳洲的他,以为终可呼吸「恋爱自由」的空气,做回真正的自己,结果却让他经历一场一辈子无法挣脱的噩梦。某日参加学生社交派对,并「放飞自我」的Sonny,翌日醒来,发现自己不仅一身狼狈,肛裂出血伴随剧烈疼痛,过后得知自己竟被下药,在意识不明下成了派对中男同性间的群交对象。 Sonny对于所经历的性事并无清晰记忆,亦不记得曾同意发生性行为──在未得当事人同意下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,这样的行为属于性暴力,本身已构成犯罪,他却没有报警。事件对他心理造成严重创伤,甚至影响日常生活与学习。


怕麻烦恐签证受影响


Sonny的经历只是澳洲校园性暴力的冰山一角。 2017年,澳洲人权委员会调查统计全国39所大学,参与调查的学生人数超过三万人,最终结果《澳洲大学性侵与性骚扰全国性报告》显示,2016年有21%的受调查大学生遭遇性骚扰。 2015至2016年间,有1.6%的学生受性侵犯,其中校园或宿舍社交活动的性侵发生率最高,达21%;每五位校园性暴力受害者当中就有一位是留学生,受害后会将性骚扰或性侵上报的留学生人数比例几乎为零,这些数据仅反映调查对象中敢于说出真相的人,若加上羞于透露实情的受害者,这数据着实让人细思极恐。


为何受害留学生多不愿意报案?澳洲文化、种族与身心健康中心执行经理、留学生性健康协会专家艾莉森.科尔贺(Alison Coelho)受访时认为:「一来是担心会影响留澳签证;二是对颜面、名誉、家庭影响以及社会舆论的考量,男性受害者中,大部份案例都是受害者的亲友不知其性取向的情况;三则是不知该从何着手,向谁求助,不了解当地法律,不懂如何维权;四是大学对此问题不予重视。」


半岛电视台(Al Jazeera)早前曾拍摄一部关于留澳学生遭受校园性暴力的纪录片:《澳洲:校园强奸》(Australia: Rape on Campus)。一位来自中国的19岁留学生Leu在片中讲述被性侵经历。某日夜里,Leu室友的男性友人尾随她返回校舍,她意识到情况不对之后,试图劝男子离开,岂料对方将她推倒在床上并施行性侵。事后Leu不理劝阻,鼓足勇气报警,得到的却是警方的一句:「这不是你的错,下次小心。」这样的结果让她震惊不已。报警无果,Leu申请更换宿舍,难以挥去的除了心理阴影外,还有在校园不时遇上施暴的男友人。


受质疑被嘲不懂保护


留学生,尤其是中国学生敢于在媒体公开声讨校园性暴力,这样的例子简直凤毛麟角,然而纪录片播出后,当地某些中、英文媒体对受害者的态度与评价竟然渗透着负面与哗众取宠的味道,有的质疑故事的真实性,就连澳洲销量最多的大报《澳洲人报》的某位编辑私下谈及Leu经历时,也表示该女学生不懂得自我保护,在纪录片中正面露脸就应该预料到各方舆论的无情。舆论的压力无疑严重扩大受害者的心理阴影,后来对于任何媒体的访问邀请,Leu都一概拒绝。正如科尔贺所言,社会的反应与舆论的影响,很大程度上阻止了留学生上报性暴力事件。


今年年初,悉尼大学的学生在校园内集会示威,以提高社会对于校园性暴力问题的认知与关注,并抗议校方对该问题的放任与遮掩。集会上什至有学生举着「迎新周(O-week)1,036学生遭性侵,学校不该有任何不采取行动的借口」的示威牌。


《苹果》澳洲特约记者 Cat Chen